第289章 不牢固的联盟

现代阴阳师 村长大人 1318 字 2个月前

“原来是德古拉先生带来的朋友。”诺德人那边的一个像是领头人一样的站了出来说道,这个诺德人身高上并不是拔剑。但是整个人往那里一站,就有一种气势。所有的诺德人都下意识的把目光汇聚到他的身上,像是在期待着什么一样。

“我叫鲁吉亚,是诺德人一族的族长。”鲁吉亚语气倒是客气了不少,但是仍旧是带着敌意的看着我们,“这位是德古拉先生请来的朋友吧。首先,我们不会同意任何外人进入我们神圣的领地。这是我们的原则,除了这个之外,我们可以谈任何事情。”

我一听也有点傻了眼了,这叫什么意思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怎么还是怀疑我们呢。受迫害妄想症也应该有点底线吧。想到这里,我也有点求助似得看了看德古拉,低声问道,“上一次你们是怎么谈得?他们也是连进入都不让你们进入他们的领地吗?”

“上一次,他们是在距离这里五六公里元的一个雪窟里面完成谈判的。”德古拉说到这里,似乎也有点无奈,“当时我也震惊了。不过诺德人就是这个样子,能这么容易就同意跟你谈,已经是天大的例外了。”

“那好吧,既然你们诺德人最高的首脑都来了,在哪里谈都一样,我们找个安静一些的地方吧,总不能就站在这冰天雪地里面谈吧。”我无奈的说道。

“几位随我来吧,上一次,我们和德古拉先生谈事情的雪窟还在。”说着,鲁吉亚身后跟着三个高大的诺德人,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快的奔去。我们也只能跟上了。来到了远处的一个高耸的冰山,在下面果然看到了一个洞窟。外面的口子还不大,但是只要进去之后就会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内部空间极大,还有冰桌冰椅一类的摆设。我们分宾主坐下来之后,我就开口说话了。

“鲁吉亚族长,我在自我介绍下吧。我叫赵珏,是人类异族中的最高领导人。今天来这里,就是想和你们诺德人谈一下联盟的事情。”我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实在是抱歉了,我们诺德人世世代代都习惯孤独的生活。实在是没有和任何外界一个组织结盟的打算。”鲁吉亚叹了口气说道,“而且我们相信,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个人与个人,团体与团体之间结盟是短暂的,背叛才是永恒的真理。”

“这么说你也觉得只有利益才是永恒的了吧。”我说道,“那么我想问一下,什么样的利益,才能让你们觉得我是一个可以信任——哪怕是暂时信任的人呢?”

“赵先生。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吗?”鲁吉亚说道,“我们诺德人不相信什么永恒的结盟。”

“那么只是需要暂时的,你明白吗?暂时的就够了。”我说道,“你们长期这样待在北极圈里,对于外界的消息很闭塞吧。现在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罗绮纳德眼中,我们都是一些蝼蚁一样的存在,而在人类眼中,我们又是异族。世界的两面都接纳不了我们,这个时候等待我们的只有毁灭。想要活下去,必须联合起来才能形成一股力量。这种力量必须要当大到能够和罗绮纳德或者整个人类抗衡才行。我个人也不相信这个联盟能够永远的维持下去。可是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让我们除了联合以外,没有任何出路。”

“ 是啊,你们诺德人世世代代留在这里,不就是为了守护祖先留下来的宝物吗?如果将来的大战我们异族输掉了,那么你们也难以保全。到时候肯定也无法保护什么宝藏了。”德古拉也适时宜的在一边说道。

鲁吉亚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纠结,写满了不愿意,好像是即将要吃多大亏似得,最后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样,扫视了一下众人,低沉的说道,“暂时联盟,需要我们什么。我么能得到什么。”

听到这里,我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心说终于说到正题上了。而那边,德古拉已经随即说道,“联盟的要求很简单,也很自由。联盟之间只需要知道互相的存在。而在爆发人类与异族战争的时候,聚集在一起统一行动就行了。”

“当然,考虑到盟友的困难,既然结盟了,就要互相帮助。我知道你们诺德人现在粮食缺乏,我这一次带来的二十万斤面粉算是对于盟友的帮助。日后如果有什么难处,也可以互相寻求帮助。”我紧接着说道,看得出来,诺德人真正在意的,是那些白面。当我提到这些的时候,能够明显的看到鲁吉亚脸色的变化。不过好像还是在犹豫什么,最后终于努力点了点头说道,“可以。我们诺德人愿意做出这种合作。在将来发生与人类大战的时候,我们的战士会出一份力量,但是相对应的。只要战争结束之后,我们就不会再给与任何人任何帮助。”

我心里那叫一个气啊,心说这些诺德人也真够可以的了。联盟是互利的事情,弄得好像他们吃了多大的亏损似得。我们还要拿出来粮食作为赔偿。要不是现在需要集结战斗力,我才懒得搭理他们呢。好在事情已经妥当了,虽然我们吃了点亏,不过不需要像是在亚龙人一样大开杀戒,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谈定这件事情之后,看鲁吉亚的架势,就是要赶我们走了。想起来上一次德古拉的经历,我也只能感叹这诺德人也实在是太极品了。然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装作随便的样子问道,“对了鲁吉亚,你们诺德人世世代代都在这里守护什么祖先的宝藏,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别告诉我你们拼劲所有守护的东西,连你们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

我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满是嘲讽的笑容。我这也算是一种心理战术,在对方的内心深处做一个暗示。暗示他们诺德人现在做的这些布置的。这种心理暗示是一门很神奇的学问,属于心理学,用得好完全可以在对方内心加入一个想法。当然,我可没有这功力,我知道这些,也只是在研究爱丽娜状况的时候,看的一些心理问题的书籍。眼下全当试一试。说完这个之后,我也不用他们开口,直接起身拱了拱手,转身就要离开了。转身之际,似乎隐隐听见后面传来鲁吉亚咯吱咯吱的咬牙声。果然这个问题算是激怒了他。不过并没有后续了,一直到我们离开,他们都没有在说什么。

“孙达盛,你说他们到底在守护一个什么玩意?”离开的路上我问向孙达盛。

“谁知道了。”孙达盛倒是对这个问题没什么兴趣,随口答应道。

“德古拉,你说我要是把他们守护的那个什么玩意给偷走了,会不会很有意思?”我突然又转而跟着德古拉说道,话音刚落,就看到德古拉愣在了那里,缓缓地回过头看着我,有点不解的问道,“你这话是开玩笑的吧。也罢,离诺德人远了。这种玩笑可以随便开的。”

“我没开玩笑。”我这一次郑重其事的说道,“我是真的对那里的东西很好奇。我相信你也好奇到爆了。要不然我们配合一下,我绝对有把握能把那东西弄出来的。我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