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直面青龙

现代阴阳师 村长大人 1627 字 2个月前

“那么按照你所说的我们现在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孙达盛问道。

“困住我们的不是棋局本身的难度,而是一个特殊的奇门遁甲。”我想了想说道,“按理说,这个才是我的技术领域。不过我现在也摸不着头脑。这种奇门遁甲很古老,古老到即便是天星风水也可能没有记载。我只能说是属于神明的技术。”

“那就是没办法了?”孙达盛耸了耸肩问道。

“也不是彻底么有。”我说道,“我问你,如果把你关在一个迷宫里面,你有什么方法能保证绝对可以走出迷宫。”

“直接爬到上面翻过去。”孙达盛毫不犹豫的说道,我听了脑袋冒黑线,果然钓龙天官和墓道太保思想上就有着绝对的差距。

“我就不该问你。”我没好气的说道,“记住了,世界上只要能破解的迷宫,都适用的一个方法——沿着墙壁走。这样你只需要走过迷宫内部结构的二分之一边长就能出去。”

“你是说我们现在只要沿着墙壁走就行了。”孙达盛激动地说道。

“不可能,这种方法只存在于理论上。”我说道,“迷宫只要足够的大,完全能在人们找到出口之前就把人累死。但是后来有了一个简易的方法,那就是遇到岔路就右拐,如果走到尽头就掉头继续使用这个原则。”

“你说这玩意到底有啥用。”孙达盛不解的问道。

“现在换个角度想想啊。”我说道,“如果之前我们猜的没错,那么现在爱丽娜就是下棋者,而我们就是棋子。那么我们既然是被困在一个迷宫里面,就是说我们必须接收她的命令走相同的道路。也可以理解为我们是作为一个棋子的整体而存在的。那么如果我们分开走会怎么样?”

“那就变成两个棋子了。”孙达盛说道,“你是说我们俩分开走?”

“没错,按照我之前说的方法,你见到拐角就往右拐,一直走下去。”我说道。

“然后你见到岔路就往左拐?”孙达盛下意识的说道。

“不,我留在这里。”我说道,“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

“为什么?我们分开走不是更有效率吗?”孙达盛问道。

“这不是效率的问题。我们的目的是让这个棋局产生变化,而我就要借用这个突如其来的, 让他们一时间难以接受的意外来做一些事情。”我说道,“而且这玩意有点危险,你离我越远越好。”

“你要引发天雷!”孙达盛沉默了一会低沉的说道。

“被你猜中了。”我笑了笑说道,“这里有特殊的隔绝天机能力,但是不是很强。我能感觉得到,只要发生一些意外,肯定会有所变化的。”

“可是,万一天雷把青龙墓劈坏了怎么办?”孙达盛问出这句话差点没把我气死。

“你丫的就不能说万一我被劈中了怎么办啊!这种时候我比青龙墓危险得多好吧!”我不爽的说道,“放心吧,天雷只是一个用来撕开裂缝的东西,这个棋局只要有一个缝隙,我就能借用。天雷的攻击也是由低到高的,别说青龙了,连我都劈不死——喂!你那一脸可惜了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好好好!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之后的事情就麻烦你了。”说着孙达盛已经跑开了。看着他渐渐离开的身影,我也开始凝神端坐,黑锏扔到了一边,开始感知这里的天机清晰。我敢肯定,在我和孙达盛作为一个整体被分裂的时候,缝隙肯定会出现。只要出现,哪怕只是零点一秒的时间我也能抓到。不过怕的就是这个奇门遁甲太大了,如果孙达盛一直跑不出去,那我的计划意义不大。

然而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时间仅仅过去了十分钟,机会就出现了。此时的棋局上,爱丽娜额角留下几滴汗水,毕竟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东西,对方不知道是青龙的残魂还是只是留下来的一个“智能”。但是很明显对方的手段高过自己。

命运已经把自己的神还有刺神围困在一个角落里面。而对方神仍旧在肆无忌惮的冲击着自己的防御。一步步的蚕食着自己的其他棋子。这种棋局只有出现在一方已经没有可以移动的出命运意外地棋子时,就算失败。眼下只要被对方的神压过来,那么自己输无疑。也就在这个时候,周围的空气似乎多了一些压抑。那种感觉有点像下雨前的空气,阴沉沉的很不舒服。

还没有等到爱丽娜做出什么反应,一道晴天霹雳已经出现在面前,不像是来自天空的,就是那么凭空出现的一样。其实并不是很大,就像是普通的电路因为短路而发出的电弧一样。但是电弧不偏不正的落在象征着次神的那个棋子上。外部的人其实并不知道内部的情况,爱丽娜也只知道那个象征着次神的棋子时由赵珏和孙达盛组成的,而他们在内部干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短暂的电弧过后,出现了短暂的安静。但是那种压抑感更加的强烈了,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一样。几秒钟之后,一点也不出所料的异变发生了。棋盘上面像是出现了空间扭曲一样,如同一个漏斗再向下面倾泻着空间。紧接着以次神那个棋子为圆心,整个棋盘都开始变得更加扭曲起来。下一刻,眼前的景象开始出现恍惚。就像是面对这一个超大屏幕,而现在那个屏幕可能因为信号不好而出现了雪花。

紧随其后,又一道更大的电弧划过,这一次已经做够称之为闪电了。但是奇怪的是,闪电是从次神上面出发,劈向这个世界。下一刻,整个世界都在震颤。就看到一个焦糊的人影扑通一下子冲了出来,而后面则紧跟着的孙达盛。

随着最后的一法诀释放,整个空间彻底崩塌了。在这之前我已经挨了三次天雷。好在经过阳麒麟对我身体不断的强化,现在的我挨三下最次等的天雷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我次奥,被劈成这个样子,已经可以吃了吧!”一边传来孙达盛的声音,就看到他飞快的跑了过来,见到我的样子的时候也不禁大吃一惊。

“没事,已经开始恢复了。”我艰难的爬了起来,按照几次的经验,这种伤应该只需要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复原。而也就在这时,我和孙达盛几乎同时抬头,看到的是朝这边走来的爱丽娜。她脸上露出了那种与失散同伴重逢的兴奋,我看得出来很真实。而当她的目光落在我身上的时候,却能从其中感觉到一阵陌生。

“你是 ——赵——珏?”爱丽娜看到我之后有点小心的说道,那个名字好像很难说出口,再说这两个字的时候,脸上竟然显示出略微痛苦的表情。

“是我,你呢,我应该叫你阴麒麟还是爱丽娜?”我只盯着她的眼睛,想到了我的推测和孙达盛的说法,这句话脱口而出。

“我——”爱丽娜没有我想象中的狂怒,也没有像是幕后老大露出真正面目时候的狂妄。只是像是有点犹豫的低下头,久久不语,最后才说道,“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能感觉到在内心深处有一个被封印的意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

我和孙达盛对视了一眼,好像在说,看吧,果然是这样。不过接下来了呢?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就算我的猜想正确,那又怎么样?我能杀了眼前这个占用爱丽娜身体的存在吗?就像是我和阳麒麟的关系一样,爱丽娜和阴麒麟也是一体的。不可能杀了单独之一。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最后还是孙达盛开口了,“我们先完成任务再说吧。”

我和爱丽娜对于这个提议都默认了,目光齐齐看向远处——我们所在的是一个封闭的空间,用远处这个词有点不恰当,但是我所能看到的当真就是在远处的东西。这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宫殿,但是比我见过的所有宫殿加一起都要巨大。宫殿下面满是雕像,大多是龙首人身。而大殿最前方的,则是一个则巨大的盘龙雕像。就像是文武百官前来朝拜一样,大气磅礴中透发着一种王者之气。

不过这一次雕像都没有活过来,这里比之前所见过的任何地方都更加透着一种死气。好像有人把死亡凝聚在了这里一样,粘稠的化不开。呼吸间都能感受到那种绝望。而整个空间中,唯一让人感觉有生机的,就是青龙雕像的眼睛。那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材料,雕刻的也算不上画龙点睛,但是从里面就是透发着一种让人感觉生机盎然的波动。仿佛里面就是一个生命的世界一样。

我们所有人都意识到,这里应该就是最后一关了。虽然没有见到象征着墓葬的棺材,但是如果真的有尸体的话,也肯定没法用棺材来装。我们就这样朝前走去,很快就来到了青龙雕像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