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十万天阶不回首

现代阴阳师 村长大人 1622 字 2个月前

我奇怪的看了看孙俯原,双眼虽然布满了血丝,不过目光还算澄清,并没有神智混乱的现象。这说明他现在对我表现出来的行为时经过理智思考后的结果。他就这样傻愣愣的看了我许久,才一下子扑上来喊道,“天啊终于找到组织了!你们要是再不来,我真的要疯了。”

“怎么回事?这桥是什么情况?其他人呢?”我急忙问向孙俯原。

“你觉得自己的定力怎么样?”出乎意料的是,孙俯原一开口就问了我这么一句话。

“我认为挺好的。”我想了想说道,“这有什么关系吗?”

“那你还怕孤独吗?”舒孙俯原紧接着问道。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直接说就行了。”我已经没有了耐心,没好气的直接说道。

“这个天梯就是青龙给我们留下来的第二道难关了。”孙俯原说道,“这个天梯有十万阶,上去的办法有两种,一个是三步一拜,五步一跪的上去。还有一个就是直接跑上去。当然,我们这一行从来就没有对到的墓主人有什么敬畏,自然不会用前者。但是后者是有条件的,那就是上去的时候,不能回头。一旦你回头了,就会被直接传送回这里。”

说着孙俯原走到一边,在地上画了一个叉,“这是我们几个约定的计数器。我是叉、孙达盛是对号、孙婷婷是圈。”我过去看了看,交叉有四个,对号有两个,圈竟然有十二个,看来孙婷婷回来的次数还挺多的。

“至于吗?不就是不能回头吗?你们怎么失败者这么多次?”我奇怪的问道。

“你没上去过,你不懂。”孙俯原摆了摆手说道,“上面的环境实在是见鬼了,按理说十万台阶,我平均一秒钟能迈三阶,一个小时就是一万多阶。不出十个小时就能上去。可是走在路上,面前的景象就发生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让你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孤独感,而这个时候,身后就会传来各式各样的幻觉。金钱、美人、佳肴……总之你想什么就来什么,跟吸白粉了似得。在上面你很容易就会忍不住回头的。”

“等等,爱丽娜应该跟你们在一起吧。”我突然问道。

“嗯,没错。”孙俯原说道。

“既然这样,为什么这里没有代表爱丽娜的计数符号。是说她从来就没有被传送回来过吗?”我奇怪的指着地面上的符号问道。

“不是,之前不是跟你说了有两种选择吗?”孙俯原说道,“我们都想要独自冲上去,只有爱丽娜一个人选择三步一拜、五步一跪的方式上去。对了,进来之后我就觉得爱丽娜有点不对劲,就好像——怎么说呢,就好像来过这里似得。更重要的一点,她认识这石碑上面的字!这个桥的规则就是她告诉我们的。”

一听到孙俯原提爱丽娜的事情,我的心就平静不下来了。一开始我就奇怪过爱丽娜没道理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离开中国之后,我想过很多的东西。其中有一种猜测把我自己都给吓到了。那就是爱丽娜已经不是爱丽娜了,至少在那个时间段上,不是以她的思维作为主体思考。这种情况已经出现在我身上了。阳麒麟的后遗症,甚至会直接将我身体的主导权夺走,即便是温和的使用阳麒麟的力量,我的思维也在受到影响。现如今听到孙俯原这样的话,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阴麒麟。

“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攀登的。”我问道。

“七天前吧,我们进入的还算是比较顺利。大多数时间都好在这里了。”孙俯原说道,“神奇的是在这个空间,人体好像不需要进食一样。我已经在这里不吃不喝七天了,没有饿或者渴过。觉倒是睡了一次。”

“已经过去七天了。”我心里面算了一下,按照三步一拜,五步一跪的方法。虽然很慢,但是七天的时间一直在向前的话, 似乎十万天阶也不是什么太远的路程。这个天梯向上倾斜了四十五度,台阶的宽和高都是二十公分左右。也就是说,从这里到目的地的水平和垂直高度都不到两万米。直线距离也不超过四万米。这个距离的话,七天的时间虽然慢了点,也差不多要到头了。

“你们在这里等着吧,我上去看看。”我说着就要往前走,孙俯原急忙拦住我说道,“赵珏,你先别着急。我跟你说,这个天梯和自身的体力没多大关系。重要的是精神力,以及自制能力。一起上去的人越多,越能互相帮扶。还是一起上去吧。”

“你们之前不也是这样上去的吗?”我反问道,“最后不还是分开了。你说的有局限性,却是在一定等级的体力差异在这种地方表现不出特性。不过只要达到一定程度,高出正常一个数量级还是可以的。”

“什么意思?这有什么差别吗?”孙俯原奇怪地问道。

“举个例子吧,孙俯原,一百米的距离,你全力奔跑需要多久。”我反问道。

“嗯——全力的话,应该在九秒左右。”孙俯原想了想说道,对于体力方面他虽然不是孙家中的顶尖,倒也有点自信。

“你知道我会这孙达盛的答案是什么吗?”我说道,“两步。”

“纳尼!等等,单位好像不对吧!”孙俯原一下子坐不住了,用一种夸张的表情说道。这一点我确实没有胡扯,无论是我或者孙达盛,五味真火全开的情况下, 一步冲出几十米不是问题。

“看到了吧,这就是我说的体力在提升一个数量级后产生的变化,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孙达盛一个人应该在用一种超快的速度朝上面冲。”我说道,“孤独感这种东西是一个负面的感情,他就像是病毒一样会感染。不过这个感染不是爆发性的。而是潜移默化的影响人的内心,那么只要在这个孤独感影响到自己的神智之前冲到终点就行了。”

“那照你这么说,孙达盛的力量不比你差,应该已经冲上去了。”孙俯原紧接着问道。

“是啊,他的爆发力确实比我强。但是关键就是这里太长了,他的持久力远不如我。他可能跑到一半就没有体力了。在休息的时候就会受到这种影响。”我说道。

“果然,真男人,够持久。”孙俯原有意无意的说了这么一句,我眉角跳了跳,还是决定不去理他。就这样我直接站在了桥头,五味真火并没有直接爆发到巅峰,而是以一种平稳的状态运行着。深吸了一口气,脚下加力,身体顿时化作一道残影冲了上去。在外人看来,简直就像是在高速公路傍边看到一辆急速跑车冲过去一般。

周围的景物飞快的后退,一开始都是那种近似虚空的东西,渐渐地,出现了有实质物体的景象。群山环绕,险峰鹤立。一派绮丽壮美的自然之景展现在我面前,放眼望去,说不出的心神荡漾。面对这种奇景,我忍不住为之动容。就感觉眼前一花,当我再一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出现在进入时的地方了。孙俯原等人呆呆的看着我,就像看到怪物一样。

“失误失误!这是个失误!”我连忙摆手说道,心说这实在是太打脸了。刚刚上去没走几步就跪了。同时我也意识到,我虽然有着耐力上的优势,同时也有这作为钓龙天官的劣势——那就是我的洞察力太强了。对于任何的事物,我都有着极强的洞察力。在别人看来可能不算什么的东西,在我的眼中有时候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想要****我甚至不需要金钱美女,只需要一片绮丽壮美的景象就足够了。只要能够触动我内心,自然就会产生留恋的****,这种****在特定的环境下被放大无数倍,就是我回头的结果了。我不是经不住****,实在是太多愁善感了。

这就好像一个有着坚定信仰的人面对经受任何的严刑拷打都是男人留些不流泪,但是看到一个感人的艺术作品就会潸然泪下一样。

最先忍不住笑出声来的是孙俯原,后面的几个人虽然摄于我的身份没敢笑出来,看是那表情比笑出来还让我不爽。仔细算一下,我上去了不到五分钟就下来了。

“笑什么笑!都说了是事物了!”我恶狠狠的等了每个人一眼说道,“再来!我就不信了!”说着我又一次冲了上去,五分钟之后,我再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此时他们已经笑的肚子都要抽筋了。我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本来凭借着阳麒麟的耐力我是绝对有可能冲上去的。奈何平时帮过我无数次的钓龙天官独有的洞察力现在却变成了我的软肋。

而就在这时,眼前又是两道闪光,就看到孙婷婷和孙达盛先后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半天也没说出来什么。不过眼下我们这些冲刺派倒是全都到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