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怀疑谁

现代阴阳师 村长大人 1659 字 2个月前

远坂时驰的表情明显是没想到苍崎玉子的做法,愣了好一会才说道,“哦,怎么能让你一个人随行呢。这样吧,我也跟着。两个人照顾的话保险一些。”

“如果你还有体力的话,就跟着吧。”苍崎玉子说道。

多了两个人虽然让我们的行动多了很大的不变,可是也别被二十多人一起跟着。走上最后的山顶,我突然想起来苍崎玉子最后的那句话来,有体力就跟着吧。哼哼,你觉得自己很有体力吗?好啊,我倒要看看你体力如何。

想到这里我开始迈大步子,加快了速度。这种速度既不像是逃跑,又能让后面的人小跑着跟上。之后就开始了长达一个小时的山地马拉松。山顶地势崎岖光滑,十分的不好走。再加上远坂时驰还背着很多装备,更是累的气喘吁吁。本来到达山顶的时候他就已经累得够呛了,现在又来这种马拉松,就看见他的脸色从青色变成闷红,最后已经苍白如纸。

终于在他脚下一滑的时候,一个跟头倒在地上就起不来了。远坂时驰大口的喘着粗气——哦,不对,明显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即便这样,他还是艰难的说道,“没——我没事——我还可以——呵——”

看着远坂时驰喘的跟哮喘一样,我强忍着笑出来的冲动说道,“不行了就别勉强,身体要紧。你先在这里好好休息,我们先去其他地方看看啦。”

“赵先生!您别逼我!”突然间,远坂时驰好像挤出了全身的力气喊道。我心说终于按耐不住暴露本性了。正要说什么,突然看到一道身影闪过,寒芒乍现,下一刻,远坂时驰的脑袋已经从他的脖子上分离了下来。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那个人已经完成了杀戮。动作赶紧利索,没有半点滞卸。

“各位,别这么看着我。不过是帮你们杀掉一个心腹大患,需要用这种眼神来看我吗?”苍崎玉子笑盈盈的说道。手中还拿着一把小太刀,这把刀是肋差,本来是用来切腹自杀用的刀此时竟然毫不费力的砍下了远坂时驰的头颅。

“你是什么人?干嘛要杀掉他?”我不冷不热的问道,此时我可不会因为对方杀了一个对我有威胁的敌人而相信她就是我的朋友。

“我是苍崎玉子,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吧?”苍崎玉子歪着脑袋说道,“至于为什么要杀他,因为他企图对几位贵客不轨。我接到的任务是保护几位贵客,自然要将危机扼杀在摇篮中。”

“你凭什么说他要害我们。”

“怎么了?那张纸条你还没有看到吗?不会吧?可别在这里跟我装糊涂哦。”苍崎玉子说道。

“那个字条是你放的!”我看了看她的表情,看不出来有任何动摇的神态,“现在正好没有其他人了,把话给我说清楚!什么叫小心御三家,你自己不就是御三家的吗?难道让我也小心你吗?”

“哎呀,我的汉语其实也不太好嘛。实际情况和你理解的差不多,我真正想表达的是——小心远坂家和桐间家。”苍崎玉子说道,“可惜纸条就那么大,我想多写也没办法。就那么简单的写了几个字。”

“你的意思是御三家本身也有分歧,三个家族可以有自己不同的意志。而在对付我们盗墓公会的事情上,你们苍崎家选择了和我们合作,而其他两家选择了和赶尸派合作?”我冷冷的问道。

“哎呀,我就喜欢和聪明人说话,我才说了多少啊,你就直接把后面需要我费力解释的东西都猜出来了,连另两家选择的合作对象都已经猜出来了。”苍崎玉子很是轻飘的吹了个口哨说道,“那现在该说的都已经被你猜到了,也就不需要我说什么了吧?”

“这件事情其他两家知道吗?”我继续问道。

“当然不知道了,你以为我们家主是那种只知道贪图酒色的白痴吗?家主自然有他自己的手段来和另外两家打太极,至少在现在其他两家都以为我们是和他们站在统一战线的。”苍崎玉子骄傲的说道,“怎么样,现在可以信任我了吧。”

“哼,顶多算是不对你动手的地步。想要让我们彻底信任你的话,就告诉我们一切你知道的关于赶尸派的信息。”我说道。

“这不可能,你觉得我这样一个下面的小人物,有可能接触到那那种机密吗?我就是一个听上面下什么命令,就办什么事情的人。更多的我也不知道了。”苍崎玉子耸了耸肩说道。

我和孙俯原互相看了看,似乎一时间也无法判断苍崎玉子所说的话是真是假。至少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做出害我们的举动。暂时还不会被划到敌人的那一列去。

“那好,既然你只是接任务办事,那么告诉我,你这一次接到的任务是什么?”我说道。

“协助你们,在关键时刻为你们创造需要的机会。”苍崎玉子说道。

“好吧,暂时先相信你。”我说道,不过马上话锋一转,“这里现在不需要你了。跟过来的那二十多人不能没有人在,现在远坂时驰死了,如果你也长时间不会去的话,肯定会让他们怀疑的。现在回去安抚他们一下。我们会做我们的事情。”

“啊!”苍崎玉子明显没想到我会直接让她回去,本来的计划明明是跟着一起下地的,下意识的说道,“你们不带我下地啊。”

“都说了下地的事情用不着你。在这里的都是下地的专业人士,你跟我们比就是学前班的孩子非要参加研究生的加强集训一样。”我直截了当的说道。苍崎玉子撇了撇嘴,似乎有点不甘,但最后还是离开了。

一直等到确认她走远之后,孙俯原才面露难色的问我道,“现在怎么办?联系公会叫人来这里支援?”

“不行,先不说公会会不会给我们派人来,这里可是日本,人家主场作战,我们少说也要派来上百人的支援。到时候真的打起来会引发国际纠纷的。”我说道,“而且,她的话你相信几成?”

“七八成吧。前后没什么破绽。”孙俯原想了想说道,“你呢,你相信多少?”

“三四成吧。”我说道。

“这么低!她那里让你这么怀疑了。”孙俯原有点惊讶的说道。

“没有哪里,只是我的直觉。”说到这里我笑了笑,“钓龙天官的直觉可是相当准的哦。”

“没听说过!”孙俯原白了我一眼说道,“那现在我们怎么办?接着推演然后下地?”

“不,我觉得怎么不能按照任何人的想法来办事。”我说道,“现在御三家中的哪一家我都不相信,不过他们期待我们做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墓穴入口,然后进入。既然这样,我们就反其道而行之,偏偏不进去!”

“啊?不进去?那我们怎么办?现在跟他们说肚子疼,然后回去?”孙俯原有点难以置信的说道。

“直接离开就行了,没必要告诉他们。即便他们发现我们得知他们的阴谋了,必定造成御三家之间的矛盾激化。我对他们没什么好感,再分不清敌我的时候先让他们狗咬狗就好了。而且,现在爱丽娜还和我们分开了,我觉得应该马上找到爱丽娜。等我们所有人都聚齐了,在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这里进入墓穴。”我说道,“现在我们距离剑峰已经很远了,他们一时半会找不到这里。不用去管那些人了,我们都带了滑翔衣。直接从这里滑翔下去,他们绝对找不到半点踪迹。”

我们互相点了点头,直接找到了一个陡峭的悬崖。固定好全身的装备,打开了隐藏在冲锋衣中的滑翔翼。这种装备本来是用来应对突然发生的雪崩或者泥石流的。对于一般人来说有点太过惊险了。不同于一般的滑翔伞,你可以在一个斜坡上慢慢起飞,滑翔翼的起飞点必须是直上直下的悬崖。这东西的滑翔比只有2.5:1 。必须通过垂直自由落体来获得初速度。

当然,来盗墓公会的都是不怕死的主,非但不怕死,每年还有很多花样作死的。一般的滑翔衣完全不是问题,关键的问题是这是公会的滑翔衣。一般的滑翔衣配套肯定是降落伞。即便通过长距离滑翔减缓动能,最后仍旧会具有一百公里左右的时速。这个动能必须通过降落伞来抵消。而公会的冲锋衣倒不是配备降落伞,更是简便的将降落伞藏在了后背的夹层中。不过我就不具体形容这个降落伞和滑翔衣的轻薄程度了,一句话,整个衣服只有8.7千克重。简直就是滑翔衣中的超薄杜蕾斯。

据说已经经过上千次的真人实验,百分百通过。如果不是知道这一点,当初我就绝对不会穿上它。但是现在我们需要尽量摆脱御三家的跟随,山下肯定会有他们的人。这里是人家的主场,地形上他们比我们了解得多。我们想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基本不可能,现在我们还真的要小小的冒一下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