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神棍

现代阴阳师 村长大人 1623 字 2个月前

“哦不好意思,赵大师,失敬失敬。郑副市长见到陈老板都这么说了,也只能认了。在上层社会的圈子中陈老板迷信是出了名的。想来这一次也没必要骗自己。

“行了,让你儿子趴在床上,我看看。”我说道。随即轻车路熟的找到了封印——废话,就是我自己布置得封印,能不轻车路熟吗?

“我说怎么回事?这么多天了,怎么还没搞定吗?”我当然不会随便的给他解开封印,关键的问题是小青的弟弟柳树志冤情还没有解开呢。

“谁知道了,这小子也真是一块硬骨头。我们这几天把能想到的手段都使了,可是他就是不去认罪。”小青一脸不爽的说道。

“可不是嘛,一开始我还以为这小子就是一个软骨头呢。想不到还是一个硬汉啊,少年,我对你有点另眼相看了。”张志远也是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说道。

“不会吧,这小子还有这种硬气?”我也是有点不可置信的看了看郑辉,不过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东西,虽然不敢相信,但是我还是问了出来,“你们在折磨他的时候有没有提让他去自首的事情?”

“额——”

“额——”

两人异口同声的愣了一下,“怎么跟他说啊!我们只是鬼魂啊,鬼魂除了你还有谁能看得见我们或者听得见我们的声音啊。”小青一脸不爽的说道。

“是啊,我们就是个鬼魂而已,说话什么的没有秘法怎么可能让其他人听见。”张志远也是同样的表情说道,“你当初布置封印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一点嘛!”

“你们的意思还是怪我喽?”我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们俩说道。

“不完全怪你,怎么得也要有七八分的责任吧。”两人都下意识的避开我的目光,装作四处看风景的样子。

“我为什么会收了两个笨蛋当常驻户啊!”我抚额叹息。有你们这么逼供的吗?什么也不说就是一通折磨,日本鬼子审问**的时候还会问人家“老实交代,否则死啦死啦地”或者“只要投靠皇军,金票大大的有”之类的话吧。你们比小日本都狠啊!

“行了,指着你们还能办成什么事情啊。”我无奈的说道,“这件事情还是交给我吧。”

“哎呀,令郎的问题真是出乎意料的麻烦啊。”我装模作样的看了半天才长叹一口气说道。此话一出,郑副市长倒是没当回事,没办法,这段时间遇到的骗子实在太多了,骗子的开场白基本都是这种话。

“大师,你就说有什么办法能解救吧。”郑副市长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这件事情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带我将这个恶鬼的来龙去脉和你讲讲,你便自会知道解救之法。”我说道,“刚才我已经和附在你儿子身上的两个恶鬼谈过了,这是个前来复仇的阴阳双煞恶鬼啊。你儿子前一段时间用计陷害了一个同学,而这个同学小时候曾经救了一个正巧在渡劫的千年蛇妖。现如今,那个你儿子害了人家,那个千年蛇妖为了报答当年的恩情,特意分出一缕神识,又找到了当年她还是一条小蛇的时候,在臭水沟里面的姘头——一个毒蜥精。”

“你说谁是蛇精!”

“你说谁是毒蜥精!”

小青和张志远齐声喊道,我直接无视了他们两个的抗议,接着说道,“现如今,这两个鬼怪一起上了你儿子的身,日日夜夜吸取阳气,自然会变成这个样子。解铃还需系玲人,你想要救你儿子,就让他去警局自首,把那个他害了的同学放出来就行了。”

我知道自己这话说的实在是有点神棍,别说郑副市长了,就连陈叔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最后郑副市长一脸狐疑的看了我半天才说道,“你小子是那家人找来的托吧?”

“我就知道你不信,我可是这行里面响当当的人物,自然不会骗你。不过你要是不信的话也不要紧,我现在就让你看看这两个厉鬼的原形,你看了之后自然知道我又没有说谎了。”说着,我一挥手直接在伤口布置了一道幻象。顿时一头青面花蛇和一只狰狞的巨蜥出现在空中。在场的人全都吓了一跳。只有小青和张志远在无声的吐槽。

“老娘就是一条蛇也比那婀娜的多。”

“老子才不是什么蜥蜴呢!就算真变成妖怪也是老虎狮子之类的好吧!”

幻象只持续了几秒钟便结束了,可是即便是这几秒钟的时间,也足够给他们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愣了半天,郑副市长一下子拉住了我说道,“赵大师啊,我刚才有眼不识泰山,您千万别放在心里啊。您既然能让这妖怪显像,肯定有对付的办法。求求您救救我儿子啊!钱什么的不是问题,就是倾家荡产我也一定会支付的。求求您了!”

“哎呀,你这么说我可就困扰了。这两个怪物都有着千年的道行,根本不是我辈所能对付得了的。”我又开始摇头摆尾的神棍起来了,“现在只能给你只能给你指一条明路,自首才是唯一的出路。再过一段时间,这两个妖孽吹灭了你儿子的三味真火,那可就真的救不了了。”

“这——”郑副市长呆呆的站在那里久久不语,陈叔倒是很识相的在一旁开始劝说。

“老郑啊,还等什么呢。赵大师都给你指一条明路了,还不赶快让你儿子去自首去。不然的话你还真想让你儿子就这么去死啊。”

“老陈,你说的轻巧。可不是你女儿,你不心疼。这件事情要是自首了,我儿子不就完了吗?”郑副市长说道。

“你怎么就会不过这个弯来呢。”陈叔继续说道,“你说你儿子就算真的自首了,难道还能判死罪啊!以你的能力,打点一下关系, 进去最多蹲几年就能出来了。到时候什么干不了啊。现在你什么都不做的话,你儿子就是死路一条。你是想要一个死了的儿子,还是一个进过局子的儿子。这种问题还用合计吗?”

“你——唉。”郑副市长愁眉苦脸的想要说什么,但是有看到已经神志不清的儿子,只能叹了口气说道,“算了,我儿子命不好我认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当天郑辉就被他爸带去警局自首了。名义上是郑副市长在得知了儿子的事情之后极为愤怒,最后大义灭情的将儿子送到了警局。当然,因为这段时间郑辉的精神状况极不稳定,自首后竟然直接被当成精神病送到医院了。陈叔说这是有权势人常用的手段。送到精神病院没多长时间就秘密的弄出来,然后送到外地后照样生龙活虎的生活。

对于陷害自己弟弟的小青来说自然不能就这么忍了,临走的时候,直接吹灭了郑辉身上的三味真火中左肾的一个。对于这种人我自然没有什么,具体地说我现在已经没有功夫去管这种小人物的生死了。回到安静的地方,我又一次把小青和张志远唤了出来。之后把我的猜想和他们俩说了一次。

“事情就是这么个情况,你们当初修炼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我说完之后看了看他们俩说道。

“哦,你这么说我才想起来,修炼的时候我好像确实有一些奇怪的感觉。”小青说道。

“奇怪的感觉倒是没有,不过按照那个功法上说的,我们这个入定的过程至少要持续半年之久,但实际上我们只用了一个多月就完成了。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我天赋惊人,现在想一想,我天赋惊人没什么奇怪的,这个家伙天赋可是不怎么样的。”张志远也说道。

“这么说这把黑锏的灵魂就是被你们两个个吸收了!”我有点不可置信的说道,同时一阵绝望涌上心头。自打你们重新苏醒之后,就没给我带来过好消息。最后我有点抱着试一试的心思说道,“这样,你们两个试一试进入这个黑锏里面。灵魂这玩意不好消化,但愿还没有被你们完全吸收吧。”

“我怎么觉得已经拉出来了。”小青和张志远齐声吐槽。

“哪那么多废话,赶紧进来!”我忍不住大声喊道。

“知道啦知道啦。那我进来了。”小青说着率先朝着我腹部移动,在那里能清楚的感觉到某种概念化的存在。她进入之后我下意识的秉住了呼吸,但是几秒钟之后什么也没有发生。

“没办法,估计我那份已经被拉出去了。”小青出来之后无奈的说道。

“我试一试。”说着张志远也进入了黑锏的概念化,同样没有任何反应。我几乎就要绝望了。突然间有点奇怪的问道,“你们为什么一个一个进,怎么不一起进去。你们两个应该都有份吧。”

“不行,里面只能容纳一个灵魂的容量。”两人齐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