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没有尸体

现代阴阳师 村长大人 1317 字 2个月前

我的动作僵硬在那里,这种感觉有点让我抓狂。黑色和黄色的头发还好说,用巧合也能够解释。可是那些淡金色的头发实在是太少见了,先不说中国唐朝的时候流不流行染发,爱丽娜的这种发色,即便是俄罗斯人也不是很常见。我就那么有点僵硬的站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了。我不怕鬼怪,但是这种无法解释的事情更加的恐怖啊。

但是也不能就这么干呆着,至少我们现在没有遇到什么实质性的危险,我劝自己一定是想多了,也可能是水下环境造成的错觉。同时脚上用力又是一下子,这一次直接将木板踩塌了下来。我只觉得一阵黑雾涌了上来,这些头发像是受惊了的鱼群一般猛的冲了出来。我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同时抽出潜水匕首,以防止突然出现的攻击。

就在我全身关注的顶着那团黑头发的时候,身后猛地被人拍了一下。我身子一哆嗦,回头看到孙俯原正在朝我招手。我被吓了一跳,有点生气的吐了吐水泡,就看到孙俯原拼命的指向后面我们进来的方向。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也是大吃一惊。只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头发已经绕到了我们的后面。我们进来的路上都生满了这种头发。一时间我们竟然被密密麻麻的头发包围了。

我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现象,转身就想先冲出去。可是水中动作缓慢,当我冲到出口那边的头发的时候,才发现这些头发竟然像是有意的编制到了一起。紧紧地织成了一张网一样,堵在我们前面。我们的退路就这样被堵塞了。我用潜水匕首划了几下,虽然每一下子都割断了不少头发,可是头发生长的飞快,眨眼的功夫我割开的口子就被重新填满了。

这一下子我也有点慌神了,手中停了下来。也就几秒钟的功夫,大量的头发开始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我们三个又一次被逼到了一起,背靠着背警惕的看着这些头发。发丝好像触手一样,飞快的缠到了我们身上,同时上下游走好像想钻进我们的身体里一样。不过我们的潜水服都是全封闭的结构。发丝只能在潜水服外面打结,一时间也没法钻进来。不过被这样密密麻麻的头发包裹着,隔着潜水服感受到头发的那种触觉简直让人疯狂。我们氧气有限,不可能在这里干耗着。

这时候就感觉爱丽娜使劲推了我一下,同时做了一个割腕的动作。我一下子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想让我试一试我的血对这些东西有没有用。我的血对毒物有一定的克制作用,但是这种发丝一样的东西到底应该归位哪一类还不知道呢。不过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姑且试一试吧。想到这里,我便要用潜水匕首割手掌。谁知道孙俯原一下子拉住了我,同时指了指压力表。我这才想起来,我们此时还在一百多米深的水下呢。潜水服外面是十几倍的大气压,如果潜水服漏水的话,内部的气压会急剧变化。深潜的氧气都是混合了氮气的特制气体,因为高压的原因,氮气会溶于血液中。可是一旦减压,那么氮气就会从血液中出来,形成气体血栓。这对于潜水员来说同样致命。

也就在这时,我灵机一动一用力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口部连接着对外的气阀,这里流出的血液会混着水流到外面。果不其然,就看到一丝淡红色的液体从我的呼吸器流出。消散在水中好像消失在空气中的红烟一样。与此同时,我能明显的感觉到整个空间的头发都明显一滞。下一刻,就看到我呼吸器那边的头发如同触电一样四散开去。它们的动作带动了水流,血液被带到了更远的地方,一下子如同连锁反应一样。所有的头发都开始如同退潮一样消失。几秒钟的功法,整个走廊便空空如也。

孙俯原对我比了个大拇指,好像在谁我的血真牛比。不过我却没心情在这里骄傲,因为我很清楚自己的血是有时效性的。血液一旦离开我的身体,无论处于什么环境都会开始变质。我嘴上就这么点血,流没了可就彻底没了。现在必须抓紧时间。想到这里,我率先游向了刚才被我踩塌的木板后面。爱丽娜和孙俯原紧跟在后面,继续朝里面游了一段距离,遇到几个房间,进去看了看,里面简单的很,有什么东西一目了然。我们打开简单的看了看就离开了。不过又游了五分钟的时间,我就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我招呼爱丽娜和孙俯原停了下拉,拿出水下写字板在上面写了三个字——没尸体。没错,就像是我写的那样。这里找不到任何尸体。如果是海难的话,船中肯定会有实体。这样的大船能容得下上百人,没道理到现在一个尸体都没见到啊。我们之前的推断是船只行驶到了归墟海域发生了某种意外,使得整艘船突然下沉。其他人也都葬身大海。可是现在这里没有任何尸体,那就是说有这样一种可能——并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或者说发生意外的时候并不是很突然的,当时有足够的时间能让船上的所有人都撤离。最后留下了一艘空船沉到了海中。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么我们要找的东西很有可能也在当时撤离的时候被人带走了。那么我们在这里还找个什么劲啊。想到这里,我急忙在写字板上写了几个字“人、从容离开、带走宝物”

他们一下子明白了我的意思,一时间都没有做声了。我有点不敢想象之后的事情,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宝物被当时带走的几率更大一些。那我们岂不是白来了。很明显,所有人都想到了这一点,孙俯原又在写字板上写到,“回去、商量”写完他就要往回走,不过我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首先我天星风水推演出来的结果不会错,而且还有一点让我很在意,那就是这些人没道理这么弃船。如果是缓慢的下沉的话,船员的第一反应应该是修船。毕竟这里是大洋深处,放弃了大船基本就是死路一条。而且别说那个时候,就是现在大型的游轮上也不敢保证能配备足够所有人乘坐的救生艇。这艘船上应该只有一两个救生艇,那么以当时人的尿性,只有船长或者其中的一些权贵会上来,而其他人则会被直接抛弃。也就是说应该还是有大部分的人都跟着船沉了下来。

我想把这些推论告诉他们,可惜其中的想法有些太过复杂,完全不是靠在写字板上写几个字就能说清楚的。只得在写字板上写了“不合情”三个字。不合理是存在逻辑思维上的错误,而不合情则是逻辑上没有错,可是投射到真实情况中人们不会那么做。我也不知道我想要表达的信息传送到他们那里去了吗,只得再一次带头朝里面游去。不过我的脑中还是不停的想着到底会是一种什么情况,既合情又合理。什么情况下,会造成这里本应该有的大量尸体消失了。最后也只能得出尸体碰巧没有在我们寻找的路线当中来安慰自己了。

最后我们终于来到了一间镂雕的漆木门,看得出来房间地位的不同,这应该就是船长室了。我上前去推了推,超乎我想象的结识——不对,不应该是结识,非要说明这种感觉的话,就是门后面有什么东西在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