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迷幻壁画

现代阴阳师 村长大人 1310 字 2个月前

大概的看了一下子,我很快就被其中的一副画面吸引。画面颜色泼辣,竟是大红大紫,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当时血腥的场面,画面上是一群人类俯首称臣,而高高在上的是一只像是凤凰的鸟,但是,他不是凤凰,没有给人凤凰那种圣洁的感觉。相反,给人的是一种妖异,同时充斥着血腥的感觉。他口中衔着一个滴满鲜血的头颅,高高扬起的鸟喙正在贪婪的吮吸着头颅上的鲜血。

下面的人虽然看不清他们的服饰,但是从动作上能够看出他们的谦卑。亦如同那亘古时代懵懂的人类像神明祈求来年的风调雨顺。没错,画面中人类就是在祭拜神灵。那似凤非凤的巨鸟便是他们祭拜的图腾。人类通过祭司活人来表达对神明的畏惧。我对这种行为其实并不陌生,曾经去过不少古墓,三代以前的古墓经常会出现这种活人祭祀的场景。但是,看着眼前的画面我想起了曾经师傅在这里所做的事情。

那个时候的师父在地上洒了三捧血,随后那种虔诚礼拜的样子不是正是画面中描写的吗?一切都联系起来了。我猛地发现这图案所表示的就是祭祀神兽的方法。我和师傅那一次能够活着离开肯定就是因为师父按照上面的方法祭祀了兽王。那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所受的诅咒应该也会在上面描述出来,同样的,解决的方法应该也在上面。

我马上把我的发现对安雅说了,她摇了摇头表示不懂我的意思。我叹了口气,心说你们外国人对我们中国的理解能力还是差了些。我也懒得解释,直接告诉她在壁画上找到描绘猞猁的图案。于是我们两个便分开找去。我打着手电朝另一头走,因为鬼打墙的关系我们只要朝两个方向走,就肯定能把整个墓道寻找一遍。很快我在壁画上又发现了不少描绘祭祀动物的图案,有的是将心脏挖出来献给小山一样的人熊。有的是将手指剁下来献给像是河流一样的巨蛇。有的是将膝盖挖下来献给遮盖半个天空的老鹰。

我这边还在继续寻找,安雅那边却传来了叫声,我急忙赶了过去,就看到她一脸惊恐的朝我这跑来。我很少在她脸上见到那种惊恐,我印象中安雅应该是那种处事不惊的女人。一直以来她的的表现也确实如此,我实在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能把她吓成那样。她脸上的那种表情与其说是惊恐惊恐,还不如说是绝望。仿佛被发掘了内心最深处的噩梦。我一把将狂奔过来的她拉了回来。安雅像是疯了一样的挣扎,我的力量竟然一时间难以将她压制住。好在克劳德也赶了过来,我们两个两个合力才将安雅按在地上。

克劳德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英语,我有点发愣的看了他半天,一句也没听懂。地上的安雅还在拼命挣扎,我还听不懂克劳德的话,一时间我有点心乱如麻。只得对克劳德大喊一声,喊的什么不是重点,重点是非常的大声,以至于克劳德也不再说话,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很快他也他也意识到他说什么我也听不懂,我说什么他也听不懂。我们之间唯一的翻译是安雅,他只能一脸无奈的看着我用表情问我该怎么办。我挠了挠头示意他先把安雅按住,挣扎了一会儿的安雅也暂时轻微了一些,克劳德将她按在地上。我这才有机会好好观察安雅。

只见安雅面色苍白,是那种白纸一样的白,看上去如同刚刚死去的尸体一般,要不是看到她的胸前因为呼吸而起伏,我甚至以为她已经死了。我拔开眼皮,只见她眼神涣散,明显受到了相当的惊吓。这我就奇怪了,这个墓道虽然诡异,但是我们也走了十多遍了,有什么能让她吓成这样。想到这里我也不由得警惕起来,我们现在所在的是一个墓道,出现怎样的危险都不奇怪。我一边让克劳德照顾安雅,一边警惕的朝她的方向走去。

同样的墓道我已经走了好多遍了,之前没发现有什么危险,但是安雅的事情警告了我,这里什么都可能发生。我一边朝前走,一边想着会是什么样的危险,我们走了十多遍了,机关什么的应该不会有。走了这么些遍唯一不同的是安雅在看壁画。难道是壁画上有什么机关吗?开始摸索的朝前走,也不知道是心理问题还是真的有危险,我感觉壁画的图案也变得诡异了一起来,上面的鲜红好像是刚刚泼上去的血一般。似乎在这里都已经可以闻到那浓浓悾浓浓的血腥味道。渐渐的我觉得这种血腥味道有点刺鼻,头脑有点恍惚,眼前忽明忽暗的,好像手电坏了一样。当最后一次光亮消失,我眼前再次恢复了明亮。但是我眼前的不再是那墓道,阵阵凉风袭来,我好像被悬挂在某处。我低头朝下看,密密麻麻的人群跪倒在地上。更加浓烈的血腥味就在我身边,我下意识的朝味道的方向看去,猛然看到一个张着巨口的狮子。它的口如小山一般大小,我能看到黑洞洞的喉咙深处如同连着地狱一般。

那一瞬间我竟然没有害怕,相反的我一下子明白了安雅怎么回事。我猛地咬破了舌尖,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不过我也一个激灵的醒了过来。眼前再一次变回了那黑洞洞的墓道。虽然可能只有一瞬间,但我真的感觉好像经历了地狱一般的旅行。虽然清醒了过来,不过我已经吓出了一身的冷汗。看来这种壁画还有幻术的作用。有些壁画看着时间长了就会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我尝试了那种感觉,即便明明知道是假的,但是我知道那一口要是真的咬下来的话,我的精神也会受到极大的冲击。想来安雅肯定是受到了那种冲击。想到这里我也不再继续向前,而是转身回到安雅那里看看她的情况。

刚才的地方,克劳德一脸紧张的按着安雅。发现我回来了,急忙一抬头又要说话,我抢先一步说道:“闭嘴,你们这些死老外。老子劝你们不要来,你们还不信。以为有炸弹就牛逼啊?以为你们有钱就牛逼啊?到头来还不是老子救你们。现在好了,全死光了才好,老子把你们的东西偷回去卖了,照样能挣钱。”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脸上确保持着一种凝重的表情。不时的对墙壁指指点点。克劳德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脸上好像写着虽然我不懂,但是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最后还说了一句YES。

我被他的那句YES逗乐了,心说反正你也听不懂,老子不骂白不骂。不过转念一想,他们骂老子,老子也听不懂。这些老外指不定在背后骂我什么东西呢。想到这里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安雅身边,我一只手按在他的天灵盖上,另一只手按在胸口,口中大喝一声:“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解。”

安雅猛地咳嗽了几下,竟然咳出血来。克劳德看她的样子吓了一跳,不过安雅的脸色倒是恢复了正常,神志也清醒了几分,脸上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到,“没事了,没事了。刚才都是幻术。”

安雅愣愣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周围,最后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哇了一下抱在我怀里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