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刺杀

现代阴阳师 村长大人 1335 字 2个月前

第二天清晨,医院里面安静的有点吓人。空旷的走廊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一个戴着口罩的护士推着一辆小车走在路上。里面装着手术的用具,能够在关键时刻救人性命,也可以瞬间致人于死地。穿过弄长的走廊,即将步入重症看护区。也就在这时,一个人无声的出现在她的必经之路。

“对不起,前面是私人病房。有什么事情吗?”男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那里,一只手已经深入自己的里怀。公会没有派会员来这里看护,不过他们雇佣的都是刚刚退役下来的特种兵。其中不乏中南海退役下来的保镖。保护专人他们更专业。

“哦,这是我的证件。我是给病人送一些换用的生命维持设备的。”护士带着口罩。但是身材高挑,虽然穿着护士的平底鞋,仍旧有超过一米七的个子。外面穿着的大褂看不出身材,不过能想象到那包裹之下的**绝对诱人至极。说着从兜里面掏出一个证件。男人检查了一下,确认无误后目光落向车子。

“里面是什么?我需要检查一下。”说着男子不由分说的揭去了盖在上面的白布,一般来说如果有意外的话就应该发生在揭开白布的那一瞬间。但是出乎意料,白布揭开,里面都是很简单的医疗器械。几把手术刀虽然属于利器,但是也不算是不能解释。

“这些都是利器,你需要这些东西吗?”男人说道。

“哦,这是给另一个病房准备的。”护士有点紧张的说道,“有问题吗?”

“有,里面的病人特殊,你去先把这些利器收拾一下。”男子说道,******点了点。伸手要想要收拾,不过一下子碰到了一个药瓶。里面的液体溜到了外面,猛地某种气体挥发出来,男子只觉得眼前一黑,紧接着便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一下子托住了男子高大的身体,同时发出不屑的笑声,“切,就这两下子。就知道男人靠不住。”如果注意点的话就会发现,护士的口罩有点太太紧了。严丝合缝的罩住了自己的口鼻,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里面是一层特制的过滤网。混合液体挥发出来的迷药被这层过滤网隔在了外面。

“一百万啊一百万,高富帅啊高富帅。”护士一边哼着听不懂的调调,一边将男人的身体摆正。就这样男人虽然昏迷,但是仍旧站在那里。这种迷药是特制的,作用于大脑,却不会对小脑有影响。中招的人失去了意识,确认就能做一些简单的行动。

就这样护士推着小车悠然从男子身边走过,秦越澜是个赏金猎人。虽然年轻,但已经是这一行的老手。本来以她在赏金猎人中的资历,不会接着种普普通通的任务。刺杀一个近乎半瘫的少年,这样没意思。她自认为能让自己接的任务,应该是那种刺杀金融巨鳄,或者是某国总统之类的。但是一百万的赏金让她心动了。

她们这行都有自己的情报网,对方的目标表面上是死了。但是情报网已经发现,应该是被秘密的送到了北京治疗。不过秦越澜也有自己独特的一些情报网,几个同行栽在北京之后她就发现了不对劲。相比于医院,北京更像是一个挂着鱼饵的鱼钩。直觉告诉她有问题。果不其然,昨天自己的秘密情报网传来确切消息。目标实际上在S市。

随后的调查让秦越澜有点小兴奋,她惊讶的发现目标的保护级别相当高了!其中几个保镖赫然是前几年的中南海保镖。一下子她便觉得有意思起来,经过一系列准备之后,今天行动正式开始。推着小车来到病房,她开始给病床上的人做一些简单的处理。这些都是每天护士的工作。秦越澜很清楚自己暴露在摄像头之下。做出任何奇怪的举动都会被发现,这也是为什么她没有直接干掉守卫。

最后拿出早就调制好的药液注入点滴中。换药也是正常的举动,不过里面却是足以置人于死地置的毒药。做完这一切之后秦越澜转身离开。任务完成,一百万到手了。想一想拿了钱之后去哪里度个假呢。

我看着护士推车离开,目光像是在看一个白痴。一直到她从外面关上了病房门,我才回身按下了警报键。她一进来我就察觉到不对劲了,从她的身上,我没有闻到血的味道。这不正常,给我换药的护士都是做过手术助手的。身上不可能没有沾过血,而且更明显的一点,她给我注射的是毒药。药物进入血管我就感觉到不对劲了,但是几秒钟的时间我就免疫了毒性。没有当场爆发只是因为我现在这个样子想根本没法战斗,我还没傻到自己五等残废了还要跟人家拼命。

下一瞬间,警报大作。守卫反应迅速,还隐藏在暗处的几个全部冲了出来,黑西装里面是大口径手枪。秦越澜一下子也愣住了,她的计划很详细,理论上天衣无缝。哪里出了纰漏被人发现了?可是已经来不及多想,迎面已经冲过来几个持枪的守卫了。身形一转,宽松的白色大褂里面不但有诱人的**,更有致命的武器。

两个烟雾弹扔出,催泪瓦斯一瞬间充斥了整个走廊。走廊两头都是守卫,可是双方都不敢开枪。虽然他们都是神枪手,却也不敢在视野不佳的情况下开枪。这种情况很容易打中对面的同伴。不过没关系,双方死守两端。对方就没有出路。

秦越澜自然知道冲出去的话肯定在第一时间被打成塞子,一个纵身直接跳到了上面的通风管道里面。脱去大褂,里面是足以让男人鼻血横流的火辣身体。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勾勒出修长的身材,灵活的像是一条蛇一般在狭窄的通风管道里面爬动。

随着爬动,她已经离开了危险的区域。不过马上就停了下来,危险的直觉告诉她有问题。拿下口罩,掏出一只香烟。她没有什么烟瘾,即便有也不会在这种时刻抽根烟冷静一下。点燃香烟深抽了一口,随即缓缓吐出。就看见在烟雾的映射下,因为丁达尔效应几道红外线光柱出现在前面。

“雕虫小技。”秦越澜不屑的说了一声,随即将整个身体趴低,一点点试图转过去。脑袋和胸部都过来了,就在她准备做最后的穿越时,警报再一次响起。虽然她压下了丰满的胸部,可是****还是在这种时候出卖了她。

“赵珏!你没事吧?”凌风在第一时间冲进了病房, 看到我百无聊赖的睁着眼睛才松了一口气。

“没事,那个杀手想毒死我,可惜遇到克星了。”我笑了笑说道。不过随即就有点担心的说道,“我的位置暴露了。”

“嗯,看来瞒不了多久了。”凌风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了看我说道,“你回复的怎么样了?”

“再过两天基本就能自行行动了。”我说道,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了点眉目,虽然我不愿意相信,可是还是不受控制的想到了韩菲菲。公会的保密工作我还是很有信心的,当然我也是绝对信任韩菲菲不会出卖我。但是现在的情况来看,事情从韩菲菲那边泄露的可能性更大。当然,说到底还是我自己对外泄露了。

我只希望这一次的刺杀没有造成什么人员伤亡。要是真的有人因为我而死,我会内疚一辈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