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涨潮了

现代阴阳师 村长大人 1374 字 2个月前

如何延长潜水时间,氧气是第一问题。我憋一口气能挺三分钟左右,这个是岸上的时间,在水中加上水压的问题,能有一分钟就不错了。我先是潜下去了一次,沿着岩壁往下去两三米就有了通道。里面还算是宽敞,不过手电往里面一照根本看不到尽头。往里面游了半分钟也没见到尽头。最后只能返回了。孙俯原也试了试,他的时间比我的长了一点,不过也是无功而返。很明显只依靠人力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潜过去的。

我们必须弄出一些简易的氧气存储设备。能给我们改装的东西不多,首先我们想到了睡袋。公会特制的睡袋防水性极好,如果能将他们弄成一个气球的样子的话,倒是真的能存储不少的氧气。不过实际操作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这种睡袋外面的防水层是有一种胶质的东西封在一起的。根本没有办法将它弄成气球那种可以存储氧气的形状。

不过我们倒是发现了另一个东西有改装的潜质。那就是无烟炉。这种炉子能够完全的密封起来,里面大概能装两升的空气。四个加在一起足够一个人换十多口气。我们马上动手开始改装,里面的,实际效果相当好了。我先在水中试了试,一个无烟炉中的阳气,足够我在水下换五大口气。四个的话就是二十口,一下子我们的潜水路程就增加了几十倍。

不过为保险起见,我们还是决定将全部的无烟炉给一个人,让他先去探探路。如果这样还是不够的话,我们可就真的没办法了。这个任务交给了孙俯原,他带着四个无烟炉对我打了个手势就翻身潜了下去。我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千万别逞强。用到一半的时候必须要回来。我没还没带完全没有退路的时候,现在不应该无谓的冒险。

上一次孙俯原潜入了一分多钟,按理说现在他应该在半个小时的时候就回来。我在岸边可谓是度日如年的看着表。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计时器达到半个小时的时候,我猛地往水底看去,没有发现任何人上来的迹象。顿时我就慌了神,难道孙俯原也在水底出了什么意外!还是说他没有听我的劝告,消耗了一半氧气之后仍旧前行。

虽然不爽孙俯原自作主张的举动,可是此时我由衷的希望是他用掉了剩下的一般氧气,那样的话至少他还有可能活下来。一时间凌雪和苏小熙也紧张到了极点。一个小时过去了,水中竟然还是没有反应。我已经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要不是没有潜水设备,我都要一头跳下去了。真后悔为什么没在孙俯原身上缠一根缆绳,那样的话至少我能把他拉回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啊!

又等了一段时间,距离孙俯原潜下去已经有一个半小时了。就听见水面一阵咕噜的声音,孙俯原哗啦一下子从水中窜了出来。我急忙把他拉上岸,他虽然连连喘气,不过看得出来没有什么大碍。

“你疯了!不是告诉你不能冒进吗!”我一遍帮他拍后背咳水一边说道。

“呵呵,要是换做你,你会怎么办?”孙俯原回头朝我一笑说道。

“行了,到底怎么样了?你既然活着回来了,那么那边应该有出路了。”我说道。

“嗯,确实有。我用了三个无烟炉的氧气才游到头的。”孙俯原说道,“那边还有很大的空间,应该有出路。”

所有人听了这个消息也都是大喜,但是问题又来了,想要潜过去至少要用三个无烟炉的氧气,也就是说一次只能过去一个人。孙俯原有过一次的经历了,再来一次自然是没问题。我自认为也不会比孙俯原差多少。剩下的就是凌雪和苏小熙的问题了。她们两个是女孩子,有没有什么潜水的经验。

更恐怖的是这里不是让她们在游泳池潜水,而是在一个崎岖蜿蜒的地底河流中潜水。那里是绝对的黑暗。仅仅依靠手电的照明,能见度极地。那种环境中很有可能让氧气消耗极大。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让她们俩练习一下。虽然可能很费时间,不过磨刀不误砍柴工,这可是要命的行动,做多少准备都不过分。

事实证明我们的练习是相当的正确的,凌雪在岸上一口气也能憋一分钟,可是在水里竟然连十秒都费劲。水下是几乎绝对的黑暗,对于潜水人员来水是一个极大的心理负担。专业的潜水都要求双人潜入,要的就是让潜水员在深水中不会产生那种我与世界隔绝的幻想。

只能先从最基本的来,先让她们俩在湖中潜水,然后一点点让他们往更深处试着游去,一开始还有人跟着,后来又联系独自一人潜水。这个过程听上去可能挺简单,但是实际上消耗了我们整整两天的时间。第三天的时候,凌雪和苏小熙才算是练习的差不多了。物资上我们有点消耗不起,毕竟对面也不是终点,潜过去之后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呢。

深浅行动开始,这段时间孙俯原已经把那个地下河的路线讲的清清楚楚。第一个还是由他打头,我们把四个无烟炉用缆绳缠在一起。等到他用完之后可以通过这边拉动缆绳将无烟炉拉回来。当然,最初三百米的无烟炉是绝对不够长的。不过这种缆绳是那种类似绑麻花一样的结构,是由几根更为细的绳子编织而成。而每一根更细的绳子,也是由更更细的绳子编成。

最后我们愣是编出来了一条两千多米的绳子,绳子细的像是做针线活一样的线,不过即便这样都有将近一百多斤的抗拉力。我们约好了四十分钟之后拉绳子,就这样孙俯原第一个潜了过去,四十分钟后我拉回来了绳子,上面四个无烟炉完好无损。我殿后,凌雪和苏小熙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苏小熙第二个下了水。

一下子我的心也悬到了嗓子眼一直以来,毕竟之前也都是练习,实际的行动还是头一次。凌雪在我身边也是紧张的要命,死死地抓着我的胳膊看着水面。四十分钟后,绳子拉了回来看上去应该也是很顺利。

下一个是凌雪,我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目光,凌雪咬了咬牙也一下子跳了下去。这一次我更是紧张,毕竟下面的是凌雪,到现在为止我都无法用一种正确感情面对凌雪。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四十分钟到了。我拉回了绳子,上面四个无烟炉完好无损,我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下来。

最后是我,收起了绳子,我拿起剩余的无烟炉,在里面灌满了空气,深吸一口气再一次潜入了水中。说实在的,我的状况也不是很好,这也是我第一次潜入这么深入。很快我就陷入了绝对的黑暗之中。手电成了唯一的光源。身处这里,仿佛置身于无尽的虚空之中。那种离世间远去的错觉真的会让人有种绝望的冲动。

我拼命的调整呼吸,告诉自己这没什么可怕的。连凌雪和苏小熙这样的女孩子都能过来,我有什么不行的。我很快就恢复了状态,运转三阳决护住体温就开始往里面游去。很快第一个无烟炉的氧气就用完了。按照孙俯原的描述,我找到了他留在这里的极好。一切顺利,紧接着在第二个无烟炉用尽氧气的时候我看到了第二个记号。

可是很快以外就出现了,当我看到第三个记号的时候按理说此时我已经能能看到岸边了,但是我前面还是无尽的黑暗。远处传来阵阵噪声,我还奇怪是不是我游错路了,可是听到这个声音我就知道大事不好!我没有走错路,可是地下水涨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