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逆衍风水

现代阴阳师 村长大人 1325 字 2个月前

一道黑影从我的手臂上冲腾而起,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前头上扬,向后一折猛地咬住了女人盘着我的一条手臂。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在空间回荡,下一瞬间,女人的另一只手也被咬了一下。这是才能看清,从我手臂上冲腾而起的是一条青蛇。这条青蛇不是别的,正是我第一次出手除鬼的时候,从老板娘身上拔下来的那一个邪灵。

当时我并没有直接杀了那个恶灵,反而选择留下了她。当时真的没多想,只是觉得无聊想养个宠物什么的。小青就化成了一条蛇影,一只被我封存在右手臂那里。平时没事的时候我也会把她唤出来逗逗玩,当然关键的时候还能救我一命——就像几天这一次。

女人两条手臂都松开了,我也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通过镜子,我能看见那个红衣女人痛苦的嚎叫着,恶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好像想用眼神把我杀掉。从我这边的角度看过去,就能看见镜子中一个女人恶狠狠的看着我,突然她一屈身。我立刻警觉起来,这是野兽扑击猎物的前兆。

当机立断,我咬破手指在镜子面上飞快的画出一个诡异的符文,同时口中大喊九字真言中的一个——临!

咣当一声巨响,我面前的玻璃出现了大量的裂缝。那个女人好像一头撞在了防弹玻璃上一样。以那种冲击力,这样的镜子绝对是轻而易举的能撞碎,真正防御住的是那个由鲜血绘制的符文。女人很是不甘的瞪了我一眼,缓缓的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一直到这个时候,我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换个人恐怕早就吓得腿软了吧,可是我反倒是一股怒气直冲到脑袋顶。心说老子这些日子也没少做这些除鬼的勾当,哪一次不是轻松搞定啊!今天竟然让我栽了个大跟头,破了老子的不败金身!

一想到这里我就火大,抬起一脚就要踢碎了这面镜子。可是抬起脚晃了半天,我还是放了下来。严大师算是此道高手,估计他肯定看出来了这面镜子的异端,不然也不会让陈老板把家里面的镜子都收起来了。可是为什么还要特意嘱咐,地下室这一面镜子不能动呢?莫非有蹊跷?

可能是今天遇到了点麻烦,所以我还是决定小心一点。说实话,除鬼这本事都是师叔教的,我真正的本事是寻龙点穴,观星衍卦。专业不对口还是别轻举妄动,这里不可能平白无故滋生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我决定出去看看这里的风水格局。

想到这里,我便决定先上去看看。这么一转身的功夫,我发现周围已经围满了猫。它们的眼神十分人性化,那是一种充满了怨毒的眼神,那种怨毒的目光近乎化为了实质一样。看得我有点慎得慌,很是不爽的踢起脚边的一块木板,将我前面的一只全身漆黑的老猫打个正着。顿时猫群分散开来。

我就这么走了上去,走在楼梯口就看到那个陈老板正趴在门边上看着我呢。我看他那个样子就不爽,很是没好气瞪了他一眼。不过也不知道他是没看出来还是故意的,见我上来了立刻惊呼道,“哎呀赵大师真是神人啊!这一来一回的功夫就解决了!佩服佩服。”

“还没解决,不过 基本搞清楚镜子里面有个厉鬼了。”我说着看了看房间的构造,“不过这种东西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你这里的,我先看看你这屋子里面的风水。”

说着,也不管陈老板同不同意,就开始“参观”他这个别墅来。上下转了一圈,小风水没什么问题。风水这东西也有大小,房间的格局,庭院的摆设。如果弄得好的话就有藏风聚水的效果。我在一楼看了看,格局四通八达,房间通明,这是很标准的室内格局。说不上好,但也绝对不是什么败局、死局。要是说这种格局能滋生那怪物,那么S市早就变成鬼城了。

“你这房顶能上去吗?我要去高处看看大风水。”我问向陈老板,所谓大风水那可就囊括的广泛了。包括一整个地貌局势,在城市里面还差一些,尤其是现在的建筑方方正正放眼望去很容易看出来。真正难的事那些在深山老林里面的地势龙脉,那就是所谓的大风水。山脊威龙,龙头点穴。这才是风水学中的精髓所在,颇为难学。三年寻龙十年点穴绝对不夸张。

当然,在我师傅那里说这也不过是小道。他所研究的是天地星辰的格局。地脉对应天星,这个世界如倒扣的深海。夜空为水,山脊为龙;星辰为礁,奇门为流。对应着天上的星辰寻找龙脉就像是在海中大鱼一样简单——后来我才知道,在海里面打鱼也不容易。

那都是后话,我陈老板此时对我还算比较信服,急忙带我上了天台。我曾经在这里的一座大厦上面俯视S市,只能说规划这座城市的绝对是一个高人。方寸之间,藏风聚水。南边沿海,海风带水。既能让整个城市的“风”活动起来,又能带动水的凝聚与代谢。但是细微之处我还没有注意,此时从天台四望,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里地势较低,自南而来的风左右两边地势较高,能够藏风而又不使风滞卸。

这就是阴宅和阳宅的差别了。阴宅只需要藏风就行了,而阳宅不但要藏风,还要让风流动起来。套用到现实里面可以理解为活人住的地方需要通风好。但是有风无水就是残缺。《葬经》上认为,风水所凝结的就是生气,这种生气以水为主,风而辅之。

有风无水就会使生气供不应求。这么一个好的“风”反而会把这里的生气耗死。但是反观这里,我站在其中并没有感觉到生气外耗的异样。也就是说这里的风水是完整的。那么也就是说有一条水,我却没看见。我问陈老板这附近有河流或者湖泊吗?

陈老板连连摇头,说最近的一个喷泉离这里还有二十多里地呢。那我可就奇怪了,把我的想法跟陈老板说了一下。陈老板也糊涂了。我的专业是风水,一遇到这种问题下意识的就忽略了地下室邪灵的问题。

陈老板见我反倒考虑其这里的风水格局了,急忙苦着脸说道,“赵大师啊,这里的风水有没有问题在门先不用管了好不好。我也不想知道那个厉鬼到底是因为什么冒出来的!您既然能活着走个来回,说明您肯定有办法对付他。劳您费力直接除了那个厉鬼不就完了吗!您放心,除完了那个厉鬼之后,我还会花重金请你来给我这里看风水的!”

“着什么急!左右你都挺了一个多月了,不差这么一会。”我这个人其实挺小心眼的,之前陈老板给我找的麻烦我还记着呢。也不管他的吹促,开始仔细大量推算其这里的风水来了。这种推算的方法是我师父的一门绝技。用现在的说法就是逆向思维。既然已经知道了这里整体的风水没问题,那么有一个地方没有找到。就从理论上的完美状态往回推演。用公式表示的话就是已知风为X,水为Y,完美的风水格局为Z。其公式就是X Y=Z。那么反过来求水Y即是Z-X=Y。

当然,这只是最通俗的说法。实际上涉及到天干地支、天星风水、地脉走向比这复杂何止百倍千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