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退婚

长妤卷起竹帘,刚刚将窗户支起来,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慌张的脚步声。

她没有回头,只是看了这久违的长空一眼,然后用手抹起窗棂上一朵飘落的梨花,含入嘴中。

虽涩,却真。

“小姐!”浣香一把推开了房门,眼泪顿时涌了出来,猛地扑上去抱住她,“没事的!小姐!不就是退个婚吗?天下的男人又不是只有那人一个,我们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活给那些人看看!”

长妤的眉头微微一闪,不动声色的想要退开,但是眼前的丫头抱得太紧了,根本不容许她挣扎半分,她微微用了下力,却突然觉得心口一阵绞痛,然后一口腥味涌上喉咙,她死死的压下去,但是紧随而来的却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小姐!”浣香吓得脸色一白,急忙松开她,将她扶着坐下,然后慌慌张张的去拉抽屉。

长妤抬起眼来,正好对着一面镜子,明亮的铜镜上,映出一张十二三岁的绝丽容颜,却有种病态的苍白,因为咳嗽而涌起一阵瑰丽的红,细致的眉眼,唯有眼神深沉,一刃血光。

只有这眼神是自己的。

她凝了凝眼神,将那血色掩盖下去,再次掀起眼皮的时候,浣香已经从小瓷瓶内倒出了一枚红色的药丸,倒了一杯水递到她的嘴边。

长妤抬起手,默不作声的接过药丸,却并不要水,就那样干涩的塞入口中,待那苦涩的药味完全的充盈自己的舌尖,她方才将它完全的咽下去,最后面色无波的转向一脸诧异的浣香,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浣香有些不明的看看高架上摆着的自鸣钟,道:“戌时一刻啊。”

长妤摇了摇头:“我问的是,现在是大燕的哪年?”

浣香不知道自家的小姐问这个干什么,只能讷讷的道:“大燕的景泰三年啊。”

景泰三年?

长妤刚想开口问些什么,但是一声巨响“砰”的响了起来,浣香的脸色骤变,然后急忙压着长妤的身子道:“小姐,待会儿别出来,一切有浣香我担着!”

浣香说着便奔了出去。

她刚刚打开门,便看见自家院子的大门被侍卫一脚踢开,明亮的火光瞬间欺了过来,侍卫将玫瑰椅往院子里一放,二房的刘氏已经悠然坐下,接过旁边的婆子递来的茶水,用淬了毒的眼睛轻蔑的往她一扫,问道:“你家小姐呢?畏罪潜逃了?”

“什么畏罪潜逃?”浣香惊讶的站在那里。

刘氏冷哼一声,手一招,一个丫环被推倒在地上,瑟瑟发抖着。

“这是你们院子里的丫头金月吧?受你家小姐指使偷了我的凤钗,要知道那可是陛下钦赐的,那可是死罪!”

“你们血口喷人!”浣香气得恨不得一口唾沫淹死这个女人!

“血口喷人?”刘氏冷冷的笑了起来,“血口喷人又怎样?”

浣香气得浑身颤抖,这个二房!欺负她小姐退了婚,就立马来陷害她的小姐!她只觉得心头的火乱窜,几乎要将她给烧起来!这么多年,她们主仆二人相依为命,在刘氏的手下战战兢兢的过活,唯恐一不小心惹了她不高兴,而且小姐身子弱,到了现在已经没几年的寿命了,怎地还不放过她?!

她咬紧牙关,恨不得冲上去拼个你死我活,但是她知道,这根本没有丝毫的结果。

浣香闭了眼睛,泪水落了下来,然后跪在地上,磕着头道:“二奶奶,二奶奶,那东西是我让金月偷的,跟我家小姐没关系,求您放了我家小姐吧!”

刘氏的唇角一勾,抹着丹蔻的手指在茶杯上一点,猛地将手中的茶杯砸向了她:“你算什么东西?”

“砰”的一声,茶杯落向她的额角,沸腾的茶水顿时浇了她一脸,痛得她恨不得晕死过去,但是她仍然紧紧的咬着嘴唇,闷哼一声。

她忍着痛意,一下又一下重重的磕在地上:“二奶奶,求您!求您了!您知道,小姐的身体已经这样了,她不能和您抢什么的。”

刘氏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脚踹向她,冷笑道:“她?你这蠢东西,每个月在我门前跪了那么久,怎么不知道我给你的药都是毒?你那小姐身体,最多不过三年时间。”

“你!”浣香脑袋一蒙,那被踢了的胸口也痛得麻木了。

刘氏眼角都是得意,轻飘飘的道:“放心,虽然贺兰世子退了婚,但是,我还是对我这侄女有心的,虽然身体差了点,但是那张脸还能看,我觉得喂马的马夫周瞎子就不错,配了他,一个天残,一个地瞎,岂不正好?”

“你这个蛇蝎!你不得好死!”浣香已经完全被激怒了。

刘氏哪里将这个小丫头放在眼底,指着那门道:“将大小姐给我拖出来!”

“我出来了。”一把清清淡淡的声音传了出来,然后门被一双素手推开,穿着天水碧衣服的少女拿着一只茶杯款款走了出来。